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var id="nhvzr"><dl id="nhvzr"><listing id="nhvzr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cite id="nhvzr"><span id="nhvzr"><menuitem id="nhvzr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“雙搶”那些歲月

  閱讀次數  發布時間:2018-07-31


廣袤的田野上,割稻的在奮臂揮鐮你追我趕,腳踏打稻機隆隆有聲,裝稻谷的籮筐排成了長龍,運輸的來回運送不停穿梭……一片收獲的喜悅繁忙景象,這就是我們當年搶種搶收的雙搶情景

何為雙搶?那是因為海島的水稻田雖不多,但一年中可以種兩茬,早稻在初春栽種盛夏收割,晚稻在夏天栽種到冬至時節收獲,在這個季節臺風會不期而遇,若遇臺風,風雨交加,稻谷脫落,浸水發芽;而插秧必須在立秋之前完成,否則影響晚稻收成。而這一切只有半個月左右時間,所以,時間緊,任務重,必須搶時間,爭速度。當年的社員們,在這有限的時間內,要將成熟的早稻收割、脫粒、翻曬、歸倉,再將早稻田翻耕耙勻,田地平整完畢,然后將晚稻秧苗種入田里。如此,搶收早稻,搶種晚稻,雙搶由此得名!

說起雙搶,對于海島上的農民來說,一點不亞于漁民的帶魚汛,那種緊張忙碌,辛苦勞累都在雙搶中得到了最好的體現??梢哉f,只有經歷過雙搶,才能說真正當過一回農民。光陰似流水,彈指一揮間,筆者曾在小島上放過3年牛,當過3年農民,好多事情,都已被時間所湮沒了,但那頂烈日冒酷暑,搶種搶收的雙搶歲月,卻成為我一生無法忘卻的記憶,好多情景都還歷歷在目猶在眼前。

雙搶開鐮之前,生產隊里要殺豬宰羊,全隊社員舉行一次聚餐以鼓舞士氣,耕牛作為當時最重要的生產工具,每頭耕牛也能吃上幾十個生雞蛋,幾斤老酒給他們補一補,表明它們也要在雙搶中貢獻出很大的力量,生產隊長還要給男女老少進行搭配分組,安排不同勞動作業,還要進行講話,儼然如戰前動員。

雙搶,自然先是割稻,一般由婦女和像筆者這樣十六七歲的半勞力來承擔,等天蒙蒙亮時,早已割倒了一大片稻,一把把齊刷刷放在稻田上。男勞力則負責稻谷脫粒叫打稻,打稻的工具有兩種,一種是純人手工操作的,勞動工具叫稻桶,稻桶上口大下口小,四四方方的,四周圍著蔑蓬,不讓掄下來的稻谷四處飛散;一種是半機械的,叫腳踏打稻機,履帶傳動,效率要比手工提高好幾倍。打下來的谷子裝進籮筐,專門有人運輸,有肩挑的也有手拉車推的,源源不斷運到生產隊曬谷場上,不過一天下來還真是挺累的,割稻的,直不起腰來;打稻的,手臂已經酸脹微腫了,但第二天還得上戰場哦!

當年的雙搶還有另一道風景呢,那就是雙搶作為海島農村一項重要的農事活動,往往會得到全社會的重視和支持,叫支援雙搶,雙搶時節一到,各行各業行動起來,供銷系統早在雙搶之前就把各種農用物資調撥下去了,直接支援雙搶的是機關干部、工廠職工、學校老師學生等,各路人馬紛紛參戰,因為沒有技術,大都舉起褲腿拿起鐮刀下田割稻。

割稻這活兒不但久久彎腰特別累,而且上有驕陽悶熱無比,揮汗如雨,下面雙腳陷在被烈日曬得滾燙的泥水里,吸血的螞蝗不斷在腳邊游弋,轉身間就有好幾條叮咬在小腿上,只一會兒,吸飽了血的螞蝗像即將要吐絲的蠶一樣變得油汪發亮,膽小的女同胞大呼小叫起來,哭爹喊媽的也有,不過,聽說凡有過這種經歷的,以后就格外珍惜粒粒皆辛苦的盤中餐了,這也說明現實中的體驗和書本上的教育的效果是絕對不一樣的喔。

如果說,搶收的場面忙碌緊張而壯觀,那么,搶種的場面就多了一些田園般的詩意和輕松愜意,收割完的稻田,清除稻草,注入清水,經過耕耘犁耙又變成了一塊塊平整如鏡的秧田可以插秧了。插秧以前,先在稻苗田拔好稻秧叫拔秧,清洗秧苗根上泥土后,把秧苗綁成一個個秧把子,然后挑到大田,像扔手榴彈一般,把秧把子均勻地撒在整好的稻田上。對農民而言,除了犁耙耕耘之外,插秧就是一項很高的技術活了,面積大的稻田,中間拉幾條細麻繩,依照這些麻繩,就可以把稻行插直;小一點的稻田不拉繩子,由一個技術最好的,先下田,在稻田中間插上一行,行話叫撩大,意思是獨立一行,有了這一行,別人就可參照他把稻秧種直了。當農民的綽號,也叫摸六株,這是因為每人每行種六株秧苗,而且倒退著種,為何?因為朝前種,豈不是把前邊已種好的秧苗踩爛了,而插秧的難度不但要插得快,而且每株稻苗均勻,行距間距適中,深淺剛好。想當年,筆者本人雖還是半大小伙子,卻也是個插秧的好手之一,我不但會插撩大,還把身邊的老農民追得哇哇叫,可是,我知道,盡管我插得比較快,但質量肯定是他們好!

等插秧完畢,稻谷歸倉,雙搶基本結束了,農民的精力會分散到棉花地和山上番薯地里了,只有到了下雨天干不了其他農活,就去摸六株,用雙手去運耘田除草了。

曾幾何時,海島上的水稻田面積大幅縮水,許多良田已成高樓大廈的地基,雙搶的概念已成歷史,但我們還是懷念那時人們表現出來的八方支援,眾志成城的積極的精神狀態,還有那種火熱忘我的勞動情景,當然還有那難忘的勞累和艱辛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/區政協特約文史員  忻怡


返回上頁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舟山市普陀區委員會(www.ffrcade.com) 版權所有

地址:舟山市普陀區東港商務中心1號樓 電話:0580-3019377 郵箱:ptzx@putuo.gov.cn

技術支持: 信心網絡

性高清视频免费一区二区三区-一区二区三区考研学校-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导航页-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草莓-手机不卡在线一区二区三区-神马电影一区二区三区四区-一木道视频一区二区三区-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观专区-一本到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