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var id="nhvzr"><dl id="nhvzr"><listing id="nhvzr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cite id="nhvzr"></cite>
<cite id="nhvzr"><span id="nhvzr"><menuitem id="nhvzr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普陀勾山走出來的國學大師——馬瀛

  閱讀次數  發布時間:2019-03-28
 

 

    在我們舟山普陀的勾山,出過一位中國的國學奇才,甚至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全才,他的名字叫馬瀛。

    馬瀛,初字伯年,后字涯民,筆名古彥、諦僧。1883年出生于定??h(現稱舟山市)普陀勾山鄉金家橋村一戶家道中落的工商業主之家。他的胞兄馬松年畢業于京師大學堂,兄長的課本及各種書刊是少年馬瀛求知的寶庫,馬瀛從小就博覽群書,兄長馬松年的言傳身教,讓他早早地接受了同齡人無從聽到的新思想。

    馬瀛18歲從定海來到寧波,在寧波中學前身的儲才學堂求學,一年后就回定海專攻英語。20歲考入上海中西書院,因參與學生運動遭校方干涉,翌年離校。21歲開始在上海明新中學、江西廣豐振育學校教數學,26歲入江寧電報電話局任職,29歲回定??h立高等小學任校長,因在學校的尊孔大典上不合權貴意愿,一學期后辭職,后到杭州鹽政部門供職。

    1915年,在杭州生活的馬瀛,發現上海商務印書館首版的《辭源》,對一些詞所列舉的典故并非本源,他就指出了幾百條,寄與該館,結果歪打正著,被上海商務印書館特聘去修訂《辭源》,一聘就是6年,從此和文字結下不解之緣。

    1922年,39歲的馬瀛因妻舅陳訓正之邀,在省立寧波甲種工業學校任教,兼任初中部主任。這位修訂《辭源》6年、所編字典已流行全國的馬先生,立即成為甬上名師的符號,私立效實中學、私立民強中學和甬江女子中學都請他兼課,而上海商務印書館仍請他兼任館外編輯,效實中學還請他講國學。馬瀛認為講國學要拋棄 “迷信態度、鄙棄態度、盲從態度”,以“表現民族精神、整理先民遺產、破除新舊界限、溝通東西文化”為目標,期望達到“使好學深思之士,具有綜觀世界各系文明之眼光,祛除影響附會之客氣,深知近世科學方法、性質、價值與學術之歷史發展過程,將東西之學術,切實比較研究之,足使兩系文明融合,而在世界學術上,放燦爛之光明”的成效。因全中國找不出能滿足他要求的國學教材,他就自編講義。

    馬瀛先生是名副其實的“奇才”,在他前后長達27年的教書生涯中,教過語文、歷史、地理、數學。會多種語言,英語、日語、拉丁語和世界語都能熟練運用;會作詩,會著文,對老莊、佛學、音韻均有研究,他的學生們都稱他為“百科全書”。馬瀛一生出版了很多名著,涉及國學、文學、史志、詩歌、數學、佛學、音韻學、語文工具書等多個領域。比如史志方面著有《歷代文學家年表》,與陳訓正合纂《定??h志》,他主編的《鄞縣通志》被竺可楨先生稱之為“古今方志第一”;詩歌方面著有《詩的格式》、《詩的格調變化統計》、《唐詩三百首聲調譜》及未完的《學詩筆錄》、《中國詩史》等;文學方面著有《中國語文發展的規律》;佛學類著作有《梵典筆記》;數學方面有《中國古算——大衍求一術之研究》、《循環小數之研究》、《質數求法之研究》、《求多種有限定總量的混合量法》、《學算筆記》等手稿,并于1910年出版了一本《微積分學》?!段⒎e分學》的出版得益于馬瀛上中學時就隨兄長學習微積分,并陶醉其中,導致他走出校門,就在上海明新中學、江西廣豐振育學校等地以教數學為業,這本《微分積分學》是目前發現的我們中國人寫的第一本微積分教材。

    1926年至1928年,馬瀛在效實中學任國文老師,前后不滿兩年,卻成就了《國學概論》(1934年上海大華書局第一版),出版后影響極大,成為國學研究中的一代導向,有學者評論他的《國學概論》是中國歷史上沒有過的知識大普及。七十多年后的今天,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三本一套的《國學語絲叢書》,這本《國學概論》又列三書之首。

    馬瀛認為,建設國家先要著眼于文化建設,而文化建設必須先推行普及教育,普及教育的首要任務是語言的大眾化。為此,他與陸爾奎、方毅合編《實用學生字典》,獨自編成出版《平民字典》、《國音學生字匯》、《破音字舉例》等面向大眾的語文工具書,為當時的語言普及發揮了重要作用。馬瀛還從《經籍纂詁》、《佩文韻府》等之分韻法,《康熙字典》之部首法,以及國語運動興起以來的筆畫檢字法中,取長去短,創造出了一種檢字法,定名為“綜合檢字法”,這是比較科學也是比較實用的新檢字法,只因王云五的四角號碼檢字法已推行在先,他的“綜合檢字法”沒能推廣。但是這些都表明馬瀛在音韻學中具有深厚的功底。 

    馬瀛一生有過兩次婚姻,他的原配夫人因患肺病去世,續弦的是寧波余姚官橋陳家的六小姐陳曉娟。是年馬瀛36歲,陳曉娟24歲。官橋陳家的祖上經營茶業、錢莊、典當業,家境小康,樂善好施。陳曉娟有7個兄弟7個姐妹,其長兄即為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(1890~1948),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的妻子翁郁文就是他們的外甥女。

提    到馬瀛夫人陳曉娟的十四兄妹,不得不提她堂兄陳訓正(1872~1944),陳訓正考取過舉人,后留學日本追隨孫中山,寧波光復后任過寧波軍政府財政部長,浙江省咨議局議員,省政府委員,兼杭州市市長,代民政廳長,國民政府參事,浙江省臨時參議會議長等,是浙東四才子之一。

    陳曉娟父母去世較早,時任寧波效實中學教員的陳訓正對弟妹們的生活關懷倍至,竭盡家長的責任。那時,馬瀛喪偶獨居。上海寧波同鄉會會長的烏崖琴(1889~1981,)和著名愛國人士、定??h立女子小學創辦人沈仁夫聯合牽線馬瀛與陳曉娟的婚事。陳訓正與馬瀛相交多年,熟知馬瀛的學識和為人,認為馬瀛雖然結過婚年紀偏大,但是的確是一個值得托付之人,因此很贊同此婚事。由于陳訓正的說合,陳布雷也沒有反對,婚禮由陳布雷一手操辦,這在陳布雷的日記中有記載:“六妹曉娟,長未字人,留心物色,迄無當意者。今秋十月,以烏崖琴、沈任夫二君之介紹,與定海馬涯民(瀛)君在上海結婚…… 大哥從謙夫聞知馬君學有聲聞,四弟與諸妹亦同情。雖系續弦,但未育,上無親長,家事簡單,遂結婚焉?!?/span>

    婚后,以自身的學識和陳布雷的背景,馬瀛想要找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并不難,但他只接受陳訓正邀他合纂《鄞縣通志》的邀請,十余年抱殘守“寶”不易其志,自始至終都甘守清貧,從未去攀附權貴。其編纂的36冊《鄞縣通志》具有不同于一般舊志的八個特點,即:重近世,輕古代;重現在,輕過去;重改革,輕保守;重演變,輕固定;重群眾,輕個人;重社團,輕家族與少數人;重通俗文藝,反對尋章扎句;重耳目實驗,輕引經據典。

    1949年5月寧波解放時,馬瀛先生已年逾古稀,但是他老當益壯,一心要將《鄞志》搞好。解放初鄞志館人員分散,經費不足。馬瀛先生聯系部分地方人士支撐殘局,他負責編印和其他日常事務,直至1951年4月全志告成。

    1951年9月,馬瀛至寧波市古物陳列所工作,期間撰有《天一閣記》專文。1952年,馬瀛被選為寧波市人民委員會委員;1953年4月,浙江省人民政府聘馬瀛為浙江文史研究館館員;1955年任寧波市政協委員,1961年出任寧波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副主任。

    1961年9月1日的《寧波大眾報》有一則訃告,大意是:馬瀛先生因久病醫治無效,于1961年8月30日中午12時30分逝世,享年79歲,追悼會于9月3日下午在市人民大會堂舉行,治喪委員會主任是寧波市市長葛仲昌,23位治喪委員會委員幾乎囊括了當時寧波的所有社會名流,僅副市長就有3位。對一個文化名人舉行如此高規格的追悼會,在寧波的歷史上是空前的。

    馬瀛先生的去世,是浙江文壇,乃至于中國文壇的一大損失。巨星隕落,傳奇結束,留給我們無盡的感嘆。馬老在臨逝世時,還遺囑將藏書78種288冊、手稿16種贈國家,可見一位大家的胸懷。馬老的贈書今藏寧波天一閣,馬瀛的墓在育王公墓,據說地方是馬老自己定的,說這里能看到他的故鄉定海(指現舟山市)。

    趙翔/文

返回上頁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舟山市普陀區委員會(www.ffrcade.com) 版權所有

地址:舟山市普陀區東港商務中心1號樓 電話:0580-3019377 郵箱:ptzx@putuo.gov.cn

技術支持: 信心網絡

性高清视频免费一区二区三区-一区二区三区考研学校-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导航页-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草莓-手机不卡在线一区二区三区-神马电影一区二区三区四区-一木道视频一区二区三区-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观专区-一本到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